雨菲霏

初雪
未寒
👿˙Ꙫ˙

红鲤鱼与绿利于🐠与驴
=绿你(boy friend)
be away from
tobeclear

喝   茶  三   传



 

    二大爷独自坐在庭院堂屋高高台阶下的一架藤椅上。藤椅是米黄色的,不同于屋里那漆黑锃亮的木头桌椅般死气沉沉,这是孙子去年来看他时带回来孝敬他的。椅子放在院落冬青前,正冲着大门口。二大爷时常就坐在这把藤椅上,通过这大门口的间隙望向院子外的泥巴路。他右手拿一把蒲扇,左手边的椅子上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景泰蓝瓷杯,大红袍细长的叶片在澄红的热浪中翻滚……

    二大爷爱喝茶,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二大爷这个人,好像他的所有事村里人都了如指掌似的。也许因为他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村里文化程度较高的人,也许是他那温和的笑容消瘦的身板符合大家对文化人的构想。二大爷还年轻的时候,茶一喝没了,就骑着他那辆配着大车轱辘的自行车去门市部去取。“二哥,干嘛去呀!”一路上碰见的左邻右舍,都热情快活地和二大爷打着招呼。“顺路捎点茶来。”二大爷放换了车速(原本起的也并不十分快),抬起一只车把上的手,向大家一边招,一边笑着说……

后来,女儿渐渐长大了。二大爷开始教女儿喝茶。“茶的好处可不少嘞。你可不能小瞧了它。”二大爷尝尝对女儿念叨。令他惊喜的事,女儿竟也真喜欢喝茶。父女俩一人一只白色的大肚瓷杯,只在喝茶的时候用。再后来,女儿只愿喝绿茶,一口红茶都不愿碰。二大爷虽对女儿的任何喜好都支持,但还是时常给女儿泡红茶。他对儿子说:“红茶虽苦,但也苦的好喝。还是多喝点苦得好啊,日子长了总会甜的。”是甜是苦,都阻挡不了时间的流逝。

  转眼间,长大的儿子已到了自己决定人生的年纪。眼前就面临着一个问题:要不要去人生地不熟的县城找工作?这可不是个简单的问题——全村上下的年轻人又有几个愿意有胆量出去闯一闯呢?

  二大爷想和儿子谈一谈。堂屋里,儿子已经坐在漆黑的方木桌前等着他了。升腾的雾气将女儿的面容模糊的看不清。“爸,我决定了,无论多苦,我都去!”二大爷心中终于平稳,不再去看儿子的脸,落下目光。却发现,不知何时,儿子的茶杯里竟也是一片赤色,烟波浩渺。

    第二年,儿子回来时竟多了一个小宝宝。再苦再难,儿子终究是在县城扎根了,还有了下一代。

二大爷因儿子的走而沉寂了一年的心也因小孙子的到来再次复苏。二大爷不再坐在乌木椅子上了,他的生活全然被小孙子塞到满满当当。哪有时间坐下饮茶呢?好不容易等孙子长到十岁,二大爷终于得了闲。他开始重操旧业,教孙子喝茶,为此还置办了一套崭新的景泰蓝茶杯替掉了原来的“大肚将军”。

  “爷爷,喝茶还用教啊?”孙子端起属于他的那只景泰蓝茶杯,不顾尚有些热的水汽,一饮而尽。刚下咽,孙子便忍不住咳嗽起来。“活该,烫着了吧。”二大爷一边轻拍着孙子的背,一边含笑嗔怪。“喝茶的讲究可多着呢。你得慢慢儿品。可不能再这么心急毛糙啦!”……二大爷的头发被匆匆时间由点点星华染成了满头风霜。堪堪即膝的小孙子早已超过了二大爷的身高。他也要独自飞走了。二大爷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孙子忽风忽雨的急躁脾气,却也只能在家中在在院里在那把乌木椅子上一遍又一遍地祈祷盼望……

两年以后孙子回来了。昔日的心急少年已被生活打磨地很光滑,很沉稳。二大爷心中宽慰,却也有些失落。他知道这打磨的背后是什么——他亲自经历过一遭,又亲眼目睹过一次的。这时的孙子也开始随身携带保温杯,杯里依旧雨雾缭绕,或红或碧。他开始喝茶了。

孙子带来了好多东西,包括一把米黄色的藤椅,一只昂贵的保温茶杯。二大爷很开心,可是,孙子又要走了。

  接下来的几年里,孙子回来得越来越少。二大爷清楚现在正是孙子打拼的时候,不能因为自己阻碍了孩子们的进步。孙子送来了好多名贵的茶叶,家里再也不缺茶了。他只得骑着格格不入的大号自行车在街上闲逛,可曾经那些大声喊自己“二哥”的街坊们也都七七八八不在了。

  他开始喜欢上坐在院子里喝茶。把藤椅搬出屋子,摆在冬青树前,正对着大门。他的手边总要捧着一杯热茶,安坐在藤椅上,听那风吹落核桃落在房顶上的声音。

  核桃落了一年又一年,二大爷也听风吟了一年又一年。终于,他的生活再次起航——多年不出海的船上来了位新的掌舵人。二大爷的重孙女出生了!

  重孙女长呀长,又长到了十岁这一年。重孙女很喜欢老爷爷,比她的爸爸奶奶更甚。老爷爷的一切在她的世界里都是新奇的——那包零钱的手绢,肃穆的中山装,米白色的藤椅,还有那她怎么也够不着的大号自行车。

  二大爷要开始教重孙女喝茶了,用孙子送来的不锈钢的保温杯。重孙女听了开心的像一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老爷爷,老师说,每个家里都会有传家宝,是爷爷奶奶一代代传给我的,还会交给我许多道理,让我少做错事,少挨批评。你现在是不是要把传家宝传给我了?!”

  听着重孙女稚嫩可爱的话语,二大爷第一次认真的思考一个问题。教孩子们喝茶到底在这个家庭中起着什么样的作用?喝茶,原本只是自己的一个爱好。在传授给孩子们的过程中,他也确实潜移默化的下意识为孩子们灌输了许多思想,指出了许多错误。是啊!他从来没想过把教孩子们喝茶这件平凡的琐碎小事赋予什么与众不同的神圣使命,可出乎意料的是,这件事确实起到了许多言语叮嘱所不能达到的教育,这可能就是所谓的言传身教吧,在喝茶这件小事上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孩子们。

  二大爷想透了,不由感到一阵轻松自豪。“姑且算是传家宝吧!我们家的喝茶三传!”

“那,准备好了吗?第三代传人!”

“嗯,准备好了!”和风拂过,核桃又到了成熟的季节,哗啦啦地争着从树上跳下来。

  仔细听,那其中还有一老一少,一浑厚一清脆的交谈声,欢笑声。有些听不真切,也许,是在一片茶雾氤氲中吧!


大概类似亲情
能不能不分离

今日失良缘

他日自来还


这几天
年前last

欢愉

尘星⭐
刻于
玄色纸之上
曌于玄色宇宙之中

干嚎三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