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菲霏

只盼顺遂茁壮

边城 读后感

在云雾飘渺的江西,在天之涯,云之南。夜幕降临,万家灯火,一女子着素薄衣衫,斜靠在吊脚楼的窗户旁。她红润的面庞是刻着一弯细长的眉,眉下掩映着那绿水给予她的碧玉般的眸子,眸中好似暗含这漫天星光;又似乎流动这一池春水,愁绪暗涌,扰乱了谁的心扉。
楼下歌舞升腾,嘈杂中,一两句尖锐嗓音的交谈飘入女子耳中。“坐在最好的位置上的那人是谁呀?是撑船人的孙女哩~”“我听说二老今天使尽挥身解数,好似是为着一个撑船人家的女儿哩!”
美丽的湘西凤凰的风景是动人的,山城凤凰,山水环抱,静静地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却依然清澈透明,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记数,常年深翠绿色的细竹,逼人眼目。
这便是沈从文先生带给我们的他的边城,一座沉默的城,一座质朴的城,一座宿命的城,从开始到结束似乎都在默默的隐忍着什么。翠翠,这个像观音一样的女孩子,她就是这座城的化身,从恋上了那个在梦中可以用歌声将她带到很远地方的人儿开始,她便选择了沉默,虽然内心起伏不定,表面却始终如一。文中的结局疼爱她的祖父在雷雨夜里去世,天保淹死,白塔坍塌,默默相爱的青年恋人离去。翠翠依然重复着母亲的命运,惟有等待, “那人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也许明天就会回来。”
翠翠,一个青涩、情窦初开的女孩儿,她的羞涩是自然的、不做作的,但却是中国几千年道德、文化在每一个女人血液中的沉淀——是的,是经济文化的产物,而非原初性的;是属于东方的,而非人性的;是人类社会的产物,而非动物的本能。——是的,那深刻在女性血脉中的面对男性的自卑,那压抑真实感情、等待幸福降临的被动,都是人类几千年历史所赋予女性的性别特质。
这似乎是最好的结局,但又同时含着一丝悲凉意味。究其根本,这样的悲剧是谁造成的呢?
每个人,都错了。这座世外桃源中,隔绝了外界的纷乱嘈杂,隔绝了尔虞我诈,却隔不断人心的千万变化。 美丽的边城,由于其所处的地理位置,其实还是一个人性受束缚程度较低的环境,可是,我们依然从生活在那里的人们身上感受到深刻的历史痕迹——那已经深植于中国人血脉中的痕迹。
那位深爱着孙女、渴望孙女能够得到幸福的善良、可爱的老船夫,亦无法跨越历史和时代所赋予他的局限性。为了孙女的亲事,他内心所呈现出的渴望、焦虑、自尊、自卑、掩饰、吞吞吐吐、欲说还休、矛盾、挣扎——是那样令人痛心和无奈。是的,他岂是在与自己的内心斗争?他是在与整整一部人类历史较量,他怎能超越时代给孙女一份自己把握的了的幸福?—— 最后,老船夫带着一生巨大的遗憾走了,他无法把握女儿的幸福,亦无法把握孙女的幸福。而翠翠,除了等待幸福,还能有第二条可以通向幸福的路吗?
读完全文,想起在网上看到的关于《边城》的一句评论:如果不是那一夜的风雨,或许生活仍将在平淡中继续。可不正式这场风雨,造就了边城,造就了翠翠吗?

会玩,才好。

你的身边有没有那么一群人?
他们或许沉默寡言,或许积极向上,总是,不间断地通过自己认定的方式渠道去达成所谓的目标,就像一直蜗牛。周杰伦歌中的蜗牛,笨拙而倔强。
我,曾经是,现在也是其中一员。家长会结束后的办公室里,气氛凝重,挤满了一位临大敌的家长,和一位忧心忡忡的学生的这样组合。排到我了,老师们沉默半晌,似在斟酌用词。我并不感激老师的“格外怜惜”,因为我知道,成绩一直出不来,但恨不能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你努力了的学生在老师眼中,在家长眼中,在同学眼中的处境是多么尴尬。和以往并没什么不同,老师怕伤害到我,我怕人生因这此考试而改变轨迹,就此没落。临别时,施奶奶突然出声:“小菲妈妈,多带孩子出去玩玩吧。会玩了,才好。”
会玩,我应该也会玩呀。临近中考,时间沙漏哗哗作响,我可以拿出多长时间来玩呢?又应该怎么玩呢?
正月初一,一家人驱车去四门塔焚香拜佛。途中,我本着不浪费一分一秒的观念,拿出语文书来背古文。朗朗的读书声竟在其乐融融的氛围中不甚和谐。妈妈看了我一样,终什么也没说。古文较长,又有些晦涩,是背过几篇后,心中不耐,但仍强压着性子,不断重复。窗外闪过的风景挑逗着我的视觉,不知不觉,声音竟也断断续续。车身一转,已来到了目的地。我看着手中的文章,这一路上并没有将它背出来,心里不免有些懊恼,连忙聚精会神。一个一直困扰着我的念头不断冒出来,一定要在上山之前将任务完成,这样才能开心地玩,不是吗?车越来越慢,如着陆的飞机般,稳稳地停在了寺庙门口。妈妈笑着问我:“是时候该给我们看看你“玩”的实力了!下车吧?”“等一下”这句意味不明的话迫不及待从我口中飞出,我连忙去拦截。只因耳畔浮现了施奶奶那句语重心长的“会玩,才好。”虽然我不知道寺庙这个神圣的地方有什么好玩的,但我不妨在这个风轻云淡的下午任父母为我引路,去看看。
寺中,人不多。已是下午三四点光景,落日的余晖为这座千年古刹披上了一层淡淡的萦黄袈裟。每个人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幸福的微笑,徜徉在这片金黄色的海洋中。袅袅烟升起,有淡淡的檀香味 其中似还夹杂着周边人家的草木烟火。“咚----咚”沉重而激荡的钟声回荡在天地间。“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描绘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吧。画中似贮藏着有力的令人心安的力量。
我们决定爬上山去看看。山不算高,也毫不陡峭,只是路并不平坦,是人们在这土石上千复一遍的足迹积累成一层薄薄的茧。扶着树,踏着石,扶摇而上。沉浸在欢声笑语中的我全然忘了自己所谓的上山前不得不完成的任务,还有不完成任务就玩不开心这句话。有些早来爬山的人们迎着我们下山。石头有些滑,他们互相搀扶着:“下山比上山更不容易啊!哈哈。”“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空喜欢。”自然从车上的语文书中流淌到我脑海。途中,我还发现了一只小蚂蚱,想必是被温暖的天气所迷惑,早早结束了冬眠,出来踏青的。我们并没有打扰它,只是和它合了一张照……
再回到车上,我几乎是跑进去的。愉快的心情使我的脚步更轻盈。在山上玩的这段时间,我自然而然地背过了两首古诗,不但没有耽误进度,还爬山锻炼了身体。
我不禁问自己:我会玩吗?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只是一直以来盲目的“仪式感”“完成感”鞭挞着我继续前进,不断前进,甚至是错失方向的前进。玩,太笼统了。其实只要能使我放松身心,抖擞精神,重振旗鼓,做什么不是玩呢?哪怕睡上十分钟,跑步十分钟。在快乐面前,我之前所担忧的玩什么,怎样玩,玩多长时间似乎都不足一提。
会玩,才好。
你们的身边有没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或许才思敏捷,或许活力满满,似乎每一天都开心的过着,似乎没有什么难道他们的事。今后,我会是这样的人!

吼开森
\(^o^)/

4000m   GET-_-
( ´▽` )ノ

临得知前的苦苦挣扎
125
110求求各位了
135
95
85
90
95
100

玫瑰花的葬礼
最后有秘密